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丧心病狂的任务
丧心病狂的任务
 任务:少妇空窗之时

  【任务描述:少妇李秋萍近日诸事不顺,儿子觊觎自己的身体,丈夫不理解自己一直争吵,心中郁郁正需发泄,久旷的身体在等待着你,愿你这次不再早早结束战斗】

  【任务提示:目标人物:李秋萍积郁之下,睡得很深,轻易不会醒来,剩余安全时间:2:59:46】

  什么鬼嘛,上次早早结束还不是被你坑的,我看到系统的任务描述,心里吐槽道。

  「是否放弃任务?」

  「不不不……系统大爷我错了」

  我连忙道歉,居然忘了这家伙可以读我的心……既然打定主意要认真的完成这次任务,满足自己的同时拿个高分,那就要抓紧行动了,我走到妈妈躺着的沙发旁边,我将妈妈身上盖着的薄被掀开,用公主抱的方式抱起妈妈娇软的身体,带妈妈进入我的房间,把她轻轻放在床上后,转身反锁了房门,这下不用担心被人突然打扰了。

  在床上沉睡的妈妈现在像是砧板上的肉一般任我摆布,我也毫不客气,脱起了她身上的衣服,从胸部开始,解开睡衣的扣子,妈妈穿的是白色的胸罩,轻轻向上一推,两坨羊脂般白嫩华润的女性特征出现在我眼前,大小应该至少有d杯,据说女人的奶水和罩杯有关联,因为我吸母乳一直吸到三岁,分泌了三年母乳,眼前妈妈胸前的花蕾可谓是颇为壮观,不过颜色也只是很淡的红色,大概介于少女的粉红和分娩后女性的深红之间。

  我轻轻的将手放上轻推,柔软的乳房像装满水的水袋一样颤颤巍巍的动,不能充血勃起的花蕾也跟着轻轻的摇,我抚摸着乳房,轻捏着乳头,动作轻柔的挑逗着妈妈的身体。

  仅仅只是碰了碰胸部,妈妈的身体便自然而然的起了些反应,乳头可爱的立了起来,看来系统刚才的任务描述所言非虚,妈妈的身体积蓄了不少欲望的表现。

  这当然是爸爸的错了,不过父债子还嘛,既然如此,我可就得好好的满足一下妈妈了,想到这里,我在系统面板里花费了一些能量,使妈妈身体的敏感度提升到原本的三倍左右,又强化了一下我自己的好宝贝,直把那点儿能量全用了精光。

  我笑着用手指从妈妈身上划过,平坦的腹部依稀能摸到腹肌的轮廓,已过了青春年华的女人能有这样的身材简直太过难得。从可爱的肚脐眼经过最后停留在了内裤上,我这时才发现妈妈穿着一件与胸衣同色式的内裤,保守的样式,纯洁的颜色,然而这具成年女性的下体却俏皮的从内裤里伸出一卷卷蜷曲的毛,看起来无比诱惑。

  抬高这肥美的臀部,轻轻的拉下带着水迹的内裤,看到被水浸湿的部位,我轻轻一笑,系统的任务描述果然不虚,当妈妈的下阴露出来的时候,下体浓密的黑丛立刻攫住了我全部的目光甚至于心跳。那柔嫩隐秘的三角形地带覆盖着卷曲的细毛,一根一根倒伏着,而且长短不齐,包裹着沾满露水的花蕊,正等待着我的做客。

  我猛地吞了一口口水,眼前大美女几乎全裸着接受自己目光的恣意骚扰,或者说已经是全裸状态,该露的点全部暴露在我的目光之下。美艳的妈妈光光的躺在我的床上,完全是一副悉听尊便的样子。当女警坚强面具被摘掉,就连衣衫也被尽数剥去。恬静无力的姿态看起来是那么动人。

  这个一贯端庄矜持的女警压根想不到自己熟睡之后,会被自己的儿子这样对待,被自己爱着但保持距离感的男孩嗅闻舔弄连丈夫都未曾轻薄过的脚丫,尝试过足交之后,这会儿又被扒光了衣服,平日只在丈夫面前展示过的所有敏感部位都被我的目光肆无忌惮的凌辱,不知会作何感想。尤其是得知自己的身体在儿子面前全身赤裸无从遮体时会有何种体验?

  我感觉脑袋仿佛遭到重击,「嗡」的一下脑子就乱掉了。眼前只剩下妈妈白花花的诱人肉体,娇美的阴部就像就像绽开的花朵一样动人。这一瞬间似乎什么都不存在了,只剩下眼前的嫩穴。

  妈妈呈倒三角分布的阴毛就像门楣一样清洗的标识出了入口,我揽过妈妈的身子,稍稍分开她的双腿,翻弄她的阴道。能近距离接触一个这么美的女性身体实在是人生的荣幸,要知道以往仅仅是看到女孩的赤脚就足以让我举旗致敬。我忍不住接着用舌尖轻轻地舔了妈妈的阴唇,一时间感觉有点腥味混杂着异香涌上大脑,这便是妈妈分泌出的淫液的味道,说实话,味道不算特别好,但让我格外兴奋,这证明了妈妈的身子正需要我的来临。

  女性身体外观研究差不多该停下了,因为我的下体已经硬的不行了,极度膨胀的下体在裤子里磨得生疼,我想更深入的了解一下女性的身体。但事到临头又开始犹豫,之前仅仅是猥亵了妈妈的身体,但真的要对妈妈做这样的事情,在妈妈身上破处吗?我敢吗?这可是迷奸啊,还是乱伦。

  A。被妈妈美艳的身体勾起的欲望难以抑制,就用她终结处男之身B。……没有B了,我看着面前这具诱人的身体,心里已经知道答案了,妈妈几乎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人,她熟睡后的身体在我看来更是诱人,趁着她还在熟睡,就把儿子的处男之身作为礼物,送给妈妈吧。所谓精虫上脑只是一瞬间的事,奸就奸,反正妈妈现在不能反对的。

  下定决心后,我趴到妈妈的身上,亲吻她紧闭的双眼,菱形的薄唇,抚摸她的俏脸,顺着颈部又回到胸前那对软肉之上,随着我不断的挑逗,妈妈敏感的身体也自然的起了反应,我的双手继续沿着这具躯体外侧的曲线划过纤细的腰、醇厚的臀,秀挺的腿,然后捉住两只美脚,套上我为它们准备已久的肉色丝袜,再盈盈一握,把在手里。

  由于正面相对的姿势,足弓的曲线与我手掌的握角并不对应,于是换过来,用右手抓住妈妈的右脚,用左手抓住左脚,尽管妈妈的双腿交叉显得略有别扭,但这个姿势我手掌刚好可以完全的切合妈妈的脚丫,紧紧握住这对秀莲,仿佛她们代表了女性的一切。

  下身黏黏的,应该是极度兴奋下分泌的前列腺液,硬的生疼,妈妈的下面也早已泥泞一片。我不再等待,将妈妈的双脚往肩上一放,俯下身体,按照电影中德艺双馨的老师们的教诲,调整了下角度,缓缓的将阴茎挤入妈妈的花径,没有太大的阻力,一方面是妈妈的人体润滑剂已经就绪,另一方面因为熟睡中肌肉自然的松弛,不过下身插入异物后的应激反应很快便让妈妈下意识的夹紧了阴道,给我好好的喝了一壶。好在我的本钱还算不错,没有丢人。

  妈妈的阴道给我的感觉是温热的,皱皱的,火热的阴茎完全被温暖的软肉裹住,尖端的凸起处极度充血膨胀,顿时有种被一圈肉勒住的感觉,有激动,有罪恶感,也有畅快,激动的是处男之身的终结,而且是献给了我心中最美的、也是最爱的女人,我的亲生母亲,连在春梦中都未敢做到这种程度的亵渎,却在现实中实现。这个一直拒我于千里之外的女人,终于彻底属于我了。

  不过在这个妈妈的脸上却看不到屈辱的神情,只是闷哼一声,静静的紧闭双眸,像是默认,像是纵容,甚至还有些本能的享受,这种放纵的态度让我胆子更大,我缓缓抽动下体,嫩肉一圈套一圈似的包夹着,待到下体适应了这种刺激,便是一次凶狠的撞击,一下子顶到了子宫口才停住。

  「【目标人物:李秋萍】初次开垦阴道后半部分,获得能量奖励」再次听到这悦耳的提示音,真是令人心怀大慰,这岂不是说……爸爸的那活儿想必不会太长,连妈妈的里面都没进去过,儿子的家伙反倒成了阴道深处的第一个来客,当初便是从这里出来的,现在用另一种方式再次扣关了。

  在感受与母子下身完全融入的同时再次交叉着握住妈妈的脚丫,这双成熟女人的脚丫太过性感,置于手中把玩,放在脸边轻蹭,贴在嘴上热吻,最终将丝脚踩在脸上,将半只裸足含在嘴里,用舌头来回舔舐肉感浑厚的脚掌,拨弄一个个可爱的脚趾才算满足。

  同时下身不断的抽送,一手拿着妈妈的丝脚在脖子、胸前蹭着,用坚硬的大脚趾戳我的小乳头,另一只手则在妈妈胸前揉捏捻个不停,这般不知疲倦的激烈运动了七八分钟,流出的汗水甚至进了眼睛,只好拽过枕巾擦拭了几下,同时放缓了动作的幅度。

  保持下体的插入,我俯下身,在床下摸索了片刻,才想起妈妈的两只高跟还在沙发底下,于是狠心拔出,小跑到客厅前捡起一只,再飞速跑回床前,途中阴茎一直昂然而立,像是在抗议我的离场。

  妈妈还是瘫软的躺在床上,身体基本是大字型,中间阴道微微分开,像是在迎接我下身的回归,我又怎么忍心让妈妈久等,下身一挺又回到这已略有暖意的腔道,看了一眼千辛万苦拿来的鞋子,忙先挂在妈妈的肉丝美脚上,鞋扣自然是不用扣上,于是微翘的脚趾、略鼓起的脚背和优雅的足弓、饱满的足跟构成的两条S型的弧线在鞋底的衬托下更显优美,若是有人能算出这弧线的表达式,大概能得到菲尔茨奖吧。

  成熟美丽的女人纵然熟睡不醒,但完美的肉体却仍可以用她的任何部位取悦她的儿子,我继续抽插着,随后又将妈妈侧过身,坐在她的一条腿上,将另一只大腿抱在胸前,撕开妈妈身上仅有的丝袜,将这只没舔过的美足放在嘴边舔弄,妈妈的左脚好像要比右脚稍长一点,贴在脸上软软的,再将那只凉鞋套上,透过鞋底看着妈妈脚部的曲线,想起以往看到高跟美脚时的压抑欲望,想起那年惊鸿一现的接触,将手伸到鞋底与足底之间,将这只脚丫子紧紧握住,手的一侧是冰凉坚硬的鞋底,另一侧是软玉般的美足,我紧紧攥住这只大脚,一阵快感自下而上涌上头部,我强行抑制下大概3秒,每一秒都好像身在天国,抖下妈妈脚上的美鞋,将足尖放在嘴边,牙齿轻轻的咬在脚趾上,下体也同时到达极限,一股股阳精喷涌而出,量很大,大概是平时的2倍,应是过于兴奋的缘故,甚至在射精时感到了输精管的微痛,而妈妈也在我的攻势之下,紧绷起了身子,随后泄出了许多玉液。我趴在妈妈的身上,喘着粗气,妈妈熟睡的脸上挂着高潮后的余韵,我通过系统得知,刚才那一瞬间,妈妈对我的好感都有些许的提高。

  这让我有些兴奋之余又摸不着头脑,难道这就是应了那句「通往女人心灵最短的通道是阴道」?

  「当前任务可以结算,是否结算并唤醒目标」

  「结算」

  我把自己的肉棒儿从妈妈体内退出,抱着妈妈温软的身子躺倒了被窝里,心中默念起来。

  「唔……这是……」妈妈悠悠醒转,眼神迷离的打量着身处的环境。

  我装着睡熟的样子,默不作声,等着系统给我圆场。

  果然,妈妈四处看了一会儿,眼神由讶异到镇定,再露出几分温暖。

  而我通过简陋的读心术隐约读到,妈妈大抵是认为我这个『孝子』见她在沙发上睡觉心中不忍,把妈妈接到自己床上睡,担心妈妈着凉,还给她穿上丝袜,并且用身体抱着妈妈取暖。

  读到这里,我心中充满了邪恶的快感,此刻妈妈的阴道里灌满了我这个『孝子』的精液,她却浑然不觉,反而被我的『孝举』感动。

  「妈妈……妈妈……我要吃奶……」我装成梦呓的模样,在妈妈怀里拱来拱去,凑近妈妈柔软的乳房。

  妈妈眼神中闪过一丝羞涩,但随即被感动和母爱取代,想起了我从小便没享受过什么母爱的经历,一时有些心疼的抱住了我的头,我也毫不客气的咬住妈妈一只乳头,像婴儿一样吮吸起来。

  听着妈妈在我的舔咬下压抑的呻吟声,像是来自母亲慈爱的催眠曲,伴我进入了梦乡。